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zhuzhoujobs.com/,维罗纳

作为2020紫金文化艺术节展演剧目,今晚7:30,苏州芭蕾舞团(以下简称“苏芭”)中国版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在江苏广播电视总台荔枝大剧院上演。在这次演出上,“芭蕾舞主要通过肢体语言来表达情感,戴口罩并不影响演出效果,通过这一方式,希望大家在面对全球疫情时,依然心怀美好,同心抗疫,取得胜利!”

苏芭版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是在继承莎士比亚戏剧内涵的基础上,重新演绎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凄美爱情故事。

罗密欧从欧洲的蒙太古家族成员,一跃成为了中国罗家大院的少爷;朱丽叶则从凯普莱特家的独生女,变成了朱家大院里的大小姐。

朱丽叶服用的“假死药”不再是神父给的,而是源自“戏中戏”的启发,因为神父这一浓郁西方色彩的角色在本剧中已经不存在。

古代欧洲推崇的“生死决斗”在这里演化为传统中国“点到为止”、“以和为贵”的观念。

结局不再是西方双双殉情的悲剧,而是寄托了中国人对美好的无限幻想:在散落的玫瑰花瓣中,爱情找到了永恒,两个家族的恩怨从此化解。

一棵百年枯树犹如一个放大的盆景,站立在罗、朱两家之间,见证了他们的恩怨情仇,也代替了原剧中神父的角色。

枯树的背后是白墙和月亮,白墙令人联想到江南水乡的白墙黛瓦,圆月则让人想到苏州园林的门洞。

虽然只有两幕剧,但有街景、化妆舞会、朱家外院、朱家后花园等不同场景,其中朱丽叶闺房设计得尤为唯美,维罗纳纱幔从舞台顶端落下,半透明的面料营造出少女朦胧的情愫。

朱丽叶的服装出场时穿着带有肚兜元素的白色睡裙,显得纯真俏皮;与罗密欧相恋时则身着带有旗袍元素的粉色礼服,变得甜蜜可人。

其他人物的服装也非常符合本人的身份和性格,比如,朱丽叶父亲穿的是一袭黑色马褂,母亲穿着华丽的旗袍,奶妈则身穿传统的袄裙。

在朱丽叶假死后的葬礼上,亲友们穿戴的也是从中国周代就开始使用的白色“素服”。

此外,剧中还有诸多中式“细节”。扇子、油纸伞、脸谱、葫芦在他们的精心编排下,时而是舞蹈的表现工具,时而又成为了舞美的意境点缀。

原创中式芭蕾舞剧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是由李莹、潘家斌夫妇合作完成,他们是原中国中央芭蕾舞团的主要演员,曾是中国芭蕾史上首对罗密欧与朱丽叶,也是活跃在当今中国芭蕾创作前沿的艺术家。李莹说,2007年,苏芭成立伊始,就准备“做一版与众不同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”。2010年,苏芭版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在台湾高雄首演,浓郁的中国元素使得该剧一亮相便在众多版本中脱颖而出; 2017年,作为国家艺术基金传播交流资助项目,开启欧洲四国九城巡演,几乎是场场火爆,频繁刷屏欧洲及国内各大媒体头条头版。

今天在荔枝大剧院的演出,按照目前75%的上座率上限,门票全部售罄。现场的观众都对其中的中国元素非常着迷,观众蒋先生是第四次观看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他特别喜欢苏州园林风格的舞美,赞其“都是电影级的”;一位女观众则对里面的服装非常感兴趣,演出一结束,就跑到后台问“朱丽叶的睡裙是否有的卖”;一位外籍观众则表示,“虽然是中国特色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但熟知的剧目、熟悉的音乐,让我感觉自己不是一个旁观者,而是一位参与者。”

除了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自成立以来,苏芭还编排了《人偶情缘》、《西施》等大型舞剧,《柴可夫斯基的吉赛尔》、《囍》、《肖邦的诗》、《邂逅摇滚》等现代芭蕾小作品,《苏绣》、《伞》、《枫桥夜泊》等展现苏州风韵的舞蹈。“我们是小舞团,演员少,要演出大舞剧,必须另辟蹊径。”李莹说,因此,她选用东方特有的写意元素、民族特色、江南风韵,结合西方芭蕾和国际化的音乐,创作出多部有中国特色的芭蕾舞剧。

推荐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